首页    特色活动    企业文化    老舍新闻    预定示意图    联系我们    在线订票    订单查询

 
















 

 

老舍新闻

老舍茶馆

当孟京辉符号性的电视雪花开始闪烁,《茶馆》台词,被一动不动的演员们声嘶力竭又扁平呆滞地喊了出来,这一喊就是数分钟之长,但这挑衅只是一层恶作剧式的面纱,孟京辉以此迅猛唤醒无比熟悉《茶馆》的观众们,使其被迫告别舒适观剧的幻想。我几乎是被驱赶一般,由那些难听的喊声抛进了漫长的未知旅程。但没想到,孟京辉并未取框架而弃内容,强行赋予文本新意义,而是给予老舍足够敬意,让原著的时代、人物,成为这段新旅程中最重要的景致,并且大力呈现、小心解读。

《茶馆》创作至今已60余年,最初观众看这个戏,应该是一种“贴肉”的状态。其后几十年巨变,《茶馆》让时间配上了一幅陌生化的滤镜,很多真实生活的沉痛内容,变成了风味小佐料,观众和剧作真正内核的关系越来越“轻”、越来越“浮”。孟京辉在《茶馆》中拼贴了大量陀思妥耶夫斯基、布莱希特、卡夫卡以及老舍其他作品中的内容,用这种方式强行改变观赏趣味,重塑了作品的质地。来自不同时空的人物和《茶馆》众生同行,观众通过各个维度走进《茶馆》,重新看到原有人物是一个普通真实的人,丰富、有沉重份量。

《茶馆》的当代性很强,老舍不仅用“老裕泰”写出了一次山河裂变,还写出了代际裂痕、上升焦虑、信仰危机等许多现在正被关注探讨的问题,尤其是对人如何自处于时代这个命题留下了无尽思索。原作中,老舍用王利发的自杀写出了冰冷的问号。孟京辉抓住这个问号,在《茶馆》的剧情里顿出多个线头,扯出不同章节,又用互文、注释等方式不断地回应,庞杂喧闹的舞台上,王利发一步步走向死亡的过程,成为绝对的核心。

还有一些线头是非常细微的,孟京辉却以此编织出了更原汁原味的“茶馆”故事。比如康顺子这个人物,曾被视为阶级斗争的代表性人物,阶级在政治上的先进性掩盖了其女性本体,角色失去了生命力,孟京辉重新聚焦女性情感和身体,让角色从符号化里跳脱出来,再次叙事。康顺子、丁宝等受屈辱的女性,是老舍作品中极重要的一类人物,倾注了老舍温柔又复杂的爱恨交织。孟京辉那种虽怜惜但强势又试图理解的温情,以及探讨这段命运始末的直男劲头,别说,和老舍还真有点儿像。

发布日期:2018/11/21  本文被浏览了87次

全国统一客服电话:400-0829-115

老舍茶馆(http://www.laoshehouse.com/) 版权所有 (京ICP备14062245-1)

老舍茶馆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正阳市场3号楼

友情链接:正乙祠戏楼  梨园剧场 天地剧场 地质礼堂剧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