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  特色活动    企业文化    老舍新闻    预定示意图    联系我们    在线订票    订单查询


 
















 

 

老舍新闻

老舍茶馆

从10月16日开始,为纪念老舍先生诞辰115周年和北京曲剧团成立30周年,京韵十足的《茶馆》、北京胡同里的《四世同堂》、重现清末民俗的《正红旗下》、饱含人间冷暖的《骆驼祥子》四出“压箱底”曲剧大戏,在北京天桥剧场轮番上演。其中《茶馆》已经时隔5年未与观众见面。这部苦涩深刻而无法超越的经典,见证着时代变迁和人心浮动。以北京曲剧的形式上演时,似乎找到了最为合适的形式,声声念白、句句唱腔,无不直击人心。

  应宣传婚姻法而生

  北京曲剧由单弦牌子曲及北方民间曲调发展而来,原称曲艺剧。1949年4月,北京曲艺艺人曹宝禄、魏喜奎、顾荣甫等组织“群艺社”,在前门箭楼游艺厅演唱曲艺。为了使节目丰富多彩,他们在“拆唱八角鼓”的基础上,以单弦、琴书、大鼓、京剧、评剧等唱腔演唱了反映现实生活的《探亲家》《新打灶》《四劝》等“解放新戏”,这些小戏被称为“新曲艺剧”。

  1951年,为了宣传婚姻法,老舍创作了《柳树井》,交给“群艺社”排演。魏喜奎、关学增、孙砚琴等以声情并茂的演唱、生动贴切的表演,将这出用北京语言、北京音乐表现北京人新生活的新戏搬上舞台,受到观众的欢迎和认可。一个新的剧种伴随着新戏《柳树井》的演出诞生。在老舍的建议下,也为了区别河南曲剧,这一剧种定名为北京曲剧,并一直发展至今。

  1950年5月1日公布施行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是新中国颁布的第一部法律。这部法律是由毛泽东亲自主持、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的,其核心内容是废除包办强迫、男尊女卑、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婚姻制度,实行婚姻自由、一夫一妻、男女平等、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新式婚姻家庭制度。

  尽管婚姻法确立的新理念在解放区和军队系统中施行较为顺利,但是进入旧式传统较为浓厚的地区,仍然遇到不小困难。

  一年多前刚刚从美国回到北京的老舍,在这一背景下创作了有关婚姻自由主题的《柳树井》:饥荒中,年仅13岁就被卖到王家的李招弟,不断受到婆婆与大姑子的虐待。在婚姻法的保护下,得到了解放,也获得了真正的幸福。全剧的句法均是对仗工整的鼓词结构,句与句之间合辙押韵、朗朗上口。当时的歌剧、京剧、评剧、快板剧、话剧等都在演出《柳树井》,其中北京曲剧演出的效果最好。

  根据老舍的建议,演员们选用了单弦里的一些曲牌,乐队也有了固定编制,除主奏乐器三弦外,还增加了四胡、二胡、南胡、洋琴、低音胡等,还在塑造人物方面也进行了积极的探索。《柳树井》的成功标志着北京曲剧正式诞生,舞台上有了定制。用当时的评论说:“扎根于人民当中的老舍给予了北京曲剧一次触及灵魂的助推。”

  曲剧与老舍的再结缘

  同一时期,老舍拿出了多部广受赞誉的“宣传”作品。其中最为著名的,是当时被称为“三结合(领导出思想,作家出技巧,群众出生活)”典范的《龙须沟》:居住在龙须沟旁的下层北京居民经常遭受国民党、恶霸、流氓的迫害和恶劣环境的威胁,生活凄惨。解放后,龙须沟同北京一起获得了新生。人民政府依法惩办了恶霸流氓,清理了龙须沟的自然环境,帮助沿岸人民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  《龙须沟》公演后,产生了轰动性的效果。周恩来异常兴奋:“虽然我们进城的时候老百姓敲锣打鼓欢迎,但是老百姓并不明白这个政权是干什么的。我要做很多的报告、办很多的学习班才能做到的事情,老舍一个戏就做到了。”为此,北京市人民政府给老舍颁发“人民艺术家”的嘉奖,上面提到:“《龙须沟》阐述了人民政府的宗旨,就是为人民服务。”

  1980年代,曲剧团走了下坡路。天天闹“改制”,天天听说剧团要被裁撤。直到《龙须沟》上演,成为当年的舞台黑马,重新与老舍结缘,曲剧团开始焕发新生。1996年,北京曲剧团排演了《茶馆》,为了和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话剧《茶馆》众声喧哗的开场迥异其趣,导演顾威设计了一个“静开场”。

  纱幕背后,演员有如雕塑一般摆好各种各样的造型。序曲响起,“四九城闻名的裕泰老茶馆儿,大方桌宽条凳烫金的对联儿,铜搬壶细盖碗小叶香片儿,侃西山道北海取乐消闲儿”。“四九城”是北京的别称,这一称谓是当年准备到台北上演曲剧《茶馆》时有心做的“技术处理”。一年后,曲剧《茶馆》从北京唱到了台北。那是老舍在台湾解禁的开始。

  《茶馆》虽与《骆驼祥子》《正红旗下》《四世同堂》同作为北京曲剧团的“看家戏”,但其他三部大戏这几年曲剧团一直在演,甚至远赴港台巡演,唯有《茶馆》停演了5年时间。“这也没有办法,《茶馆》人物众多,每次演出都要倾全团之力。”顾伯岳表示,由于《茶馆》需要的男演员众多,此前演出时甚至连团里的厨师、司机都要上台表演,才能勉强凑够演员人数,而随着老演员年龄的增长,表演整出戏也在体力上有所局限,这些都是《茶馆》停演5年的原因。

  直到2012年北京曲剧团招入的一批新演员,让《茶馆》重排在人员方面具备了条件。这次重启《茶馆》演出,也是《茶馆》在北京曲剧团里首次全专业演员演出。

  被如实记录的无法之境

  《茶馆》的故事世人皆知。全剧以老北京一家大茶馆的兴衰变迁为背景,向人们展示了从清末到解放前的50年间,北京的社会风貌及各阶层人物的不同命运。民族资本家秦二爷从雄心勃勃搞实业救国到被豪取强夺最终破产;茶馆老板王利发一生八方应酬不断改良,然而最终茶馆被霸占,只能上吊自杀。剧中人无法理解的,是为何不断挣扎,寻找出路,路却越走越窄。而放在法律人的视野来看,或许是因为他们正在经历一个秩序败坏、弱肉强食的无法时代。

  第一幕发生在清末,原本是倾覆之年,老裕泰茶馆却依然一派“繁荣”景象:提笼架鸟、算命卜卦、卖古玩玉器、玩蝈蝈蟋蟀者无所不有。然而“繁荣”背后隐藏着令人窒息的衰亡:洋货充斥市场、农村破产、太监买老婆、爱国者遭逮捕,皇权秩序即将崩溃,基层社会也人心惶惶。宋恩子和吴祥子作为北衙门的侦缉,见到寻衅滋事、吸毒贩毒、买卖人口均不过问,却四处以搜捕戊戌余党之名作威作福。

  第二幕则发生在民国初年,内战使百姓深受苦难。逃难的百姓堵在茶馆门口,乱兵抢劫无人敢拦,宋、吴二人摇身一变成为“革命政府”查捕逃兵的督查,不时敲诈勒索。

  第三幕则发生在解放前夕,国民党特务在美军的支持下控制了全城,军用吉普横冲直撞,爱国人士惨遭镇压,各式“会道门”勾结特务欺男霸女,流氓勾结官吏霸占民产……王利发苦心经营了一辈子的茶馆,也即将在一夜之间被“没收”“征用”。

  这样的无法时代,缺乏的是基本的社会秩序和治理规则。因而善良者总被压榨吞噬,狡诈者总能左右逢源,强权者非但得不到制约,还培养出众多迎合他们的走狗。尽管有法律有警察,却不能公允执法;城头变换大王旗,唯有百姓成为被鱼肉的牺牲品。这样的时代,理应被葬送。

  而老舍正是带着这种想法创作了《茶馆》前三幕。实际上,按照他原本的设想,《茶馆》除了能够记录礼崩乐坏,还能继而描述和歌颂一个秩序重建的新时代。老舍的夫人胡絜青这样回忆道:“创作《茶馆》的最初意图和我们国家的第一部人民宪法有关……现在大家看到的三幕话剧……葬送了三个不同的时代——大清帝国、军阀混战和国民党的反动统治。”

  此言不虚,老舍写《茶馆》,正是想在《柳树井》和《龙须沟》之后,继续配合法律和政策进行宣传。1954年,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颁布。老舍抚今追昔,觉得该写个说明新宪法得来不易的戏。因此,他利用“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”的构思,利用3个时代的三教九流各色人等,活灵活现地演示了旧中国的基本国情,刻画出那个时代的病态现实和症结所在。他希望,以此为基础,看完《茶馆》的人们将可以理解宪政秩序对于每一个普通人的重要意义。遗憾的是,《茶馆》甫一上演,不久便被贴上了众多诸如“怀旧”“宣扬今不如昔”“为旧时代招魂”的反动标签。不久,老舍也被打倒,并走向了太平湖底。

  多年过去,《茶馆》从谱上“革命红线”方可上演;到排除干扰恢复原版,再到成为不可逾越的舞台经典。直到半个世纪后的今天,当天桥剧场里灯光亮起,曲剧终场时的丝弦协奏响起,观众的欢笑与泪水已经证明,这幅沾满人世坎坷的老北京历史民俗画卷,不愧是“东方舞台上的奇迹”。而那些法律与尊严都被无情践踏的时代,也终于成为过去。唯有对苦难的同情和对艺术的真诚,能够穿越世事变迁,成就不朽的经典。

发布日期:2014/11/12  本文被浏览了2328次

全国统一客服电话:400-0829-115      京公网安备 11010102004502号

老舍茶馆(http://www.laoshehouse.com/) 

备案号: 京ICP备14062245号-1

老舍茶馆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正阳市场3号楼

友情链接:北展剧场  梨园剧场 朝阳剧场